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眼看快到12点,可车站还是人山人海,哪里挤得过去,江泮顾不上浑身的疼,一手抓着行李箱,一手抓着佩佩,不停喊着荣安的名字朝着人堆里挤。

    佩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整个人都懵了,应声虫一般,江泮叫一声,她跟着叫一声。

    “荣安!”

    “荣安!”

    突然,一阵尖利的警报声铺天盖地向众人扑来,经过这些天的教训,没人有半点侥幸,鬼子的飞机逮哪炸哪,幼儿园、学校、街道、商铺……没有他们不敢炸的地方,人越多的地方炸得越欢。

    果不其然,一个炸弹就冲着人群扔下来,江泮情急之下一跤跌在行李箱上,怒吼而起,张开双臂扑在佩佩身上。

    他的怒吼声终于让人群中的荣安找到了两人,荣安见势不妙,从躲藏的篷子下冲出来,什么都没想,扑到两人身上。

    震耳欲聋的声响之后,这里转眼成了修罗场。

    三人挤在一团,瑟瑟发抖,荣安学医,到底稳重一些,拍拍两人算作安抚,起身就要去救人。

    看到荣安满脸满身的鲜血,佩佩终于醒悟过来,发出短促而奇怪的尖叫,踉跄而起,扑上去抱住荣安。

    荣安剩下的力气,也刚好做出这一拍一走的动作,直直地倒下来,恰恰倒在佩佩和江泮怀里。

    看到江泮背着荣安再度出现,江泠二话不说,绷带止血药转眼就送到三人身边,一手一个拎走仍然在发抖的两个家伙,蹲下来稍作检查,心头咯噔一声,手也随之一软,手中的止血药滚落在地。

    佩佩目不转睛盯着她的动作,被她的这个手软吓得魂飞魄散,而江泮还有几分清醒,结结巴巴道:“姐,他会不会死?”

    话音未落,佩佩一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堵在他面前,“不会!不会!不会!”

    “闭嘴!”江泠心头火起,一拳将佩佩砸倒在地。

    江泮没来得及给佩佩当垫子,慌忙将她拉起来,佩佩还是在嘟哝“不会”两个字,只不过声音小了许多,满脸都是泪。

    “什么不会啊……”

    许盛赞拎着给江泠的饭盒悠哉悠哉走来。

    荣安和佩佩算是在西园农场长大,许盛赞不知道被三个小混蛋联合起来骗了多少次,眼看荣安刚刚来劝,被江泠骂出门,还以为这三个家伙在装神弄鬼骗江泠回去,心头暗喜,盘算着好好配合演一出好戏,让固执的江泠改变主意。

    无人回应他,江泠跪地寻找清理荣安的伤口,这才发现他只是被震晕了,伤也是小小擦伤,几不可辨。

    那么这么多的血从哪来?

    许盛赞还神游在外,生怕三人抢了自己给江泠做来补身体的肉蛋羹,将饭盒藏在身后,继续悠哉悠哉而来。

    “不会什么啊……佩佩,你这是痴了线嘛……”

    话音未落,一个比刚刚更为尖利的声音从江泠口中冲出,“弟弟……”

    随着她的喊声,佩佩这才发现江泮肩膀背上的鲜血,手指塞入口中制止了恐怖的惊叫,目瞪口呆。

    江泮这才知道痛,冲着佩佩挤了个笑容,一头扑在江泠怀里。

    许盛赞也呆住了,抱着饭盒不知如何是好,江泠冲着他怒喝,“快来救人!”

    许盛赞箭一般冲到江泠身边,江泠一把抓住他的手,咬牙切齿道:“跟我一起处理好伤口,我们这就回家。”

    活蹦乱跳的三个人离开家,送回来的是两个躺的,一个蔫的。江泠和许盛赞雇请一队人将三人送回家,刚进了门,只听哭的哭喊的喊骂的骂,顿时翻了天。

    从胡四奶奶到各房伺候的丫头老妈子,胡家女人得有二十多,女人多的地方事情多,可怜一个好好的书香世家万木堂,自胡介休病倒之后成了南海出了名的是非之地,令人无比唏嘘。

    江泠看着一路嚎哭奔走的女人,四顾茫然,脸色有些发白,许盛赞倒也见怪不怪,轻车熟路带着她来到书房。

    一行人刚刚进门,管家陈太华就派人一路狂奔来报了信,胡介休对两人的到来并无惊讶,拄着拐杖起身将两人迎到会客的小房间坐下来。

    房间就在书柜后面,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这里别有洞天,一个小阳台延伸出外,阳台上摆着一排的兰草,房间里是从广州运来的洋沙发,坐上去十分松软舒适。

    再舒适,这也不是能放松的地方,江泠身为女子,在求学路上不知遇过多少白眼,听过多少老头儿的闲话,向来对这些老人家心存厌憎和恐惧,宁可永远不要跟他们打交道才好。

    江泠刻意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冲许盛赞略一点头,许盛赞会意,对胡介休道:“四公,您放心,荣安没有大碍。”

    胡介休笑了笑,并不接他的话茬,看向江泠,“阿泠,是你救的人,为什么要盛赞来跟我说?”

    江泠微微一愣,讪笑道:“四公,他是男人,到底说话要比我一个女人管用一点。”

    这话说得许盛赞都有点脸色发黑,回想起无数过往,他一瞬间懂得江泠一直不愿回乡的原因,在心中狠了狠心,暗暗做了决定。

    胡介休摇摇头,“你这是看不起你自己,还是看不起我?你回去问问你阿妈,当年我收她做学生的时候,有没有教过她男人说话管用一点。”

    “四公,阿泠没有别的意思,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许盛赞还当胡介休借机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顿时有些慌神,江泠突然醒悟过来,悄然放松了身体,深深呼吸,闻到熟悉的香味,这才明白母亲为何执意要在家中培育兰花。

    胡介休好似知道她的心思,清瘦的脸上露出笑容,“阿泠,这些年我身体不好,一直没能跟你好好说一声,你能考上香港西医学院,给荣安当了一个好榜样,我胡介休以你为荣,以你母亲为荣。”

    江泠眼眶一热,心头微颤,突然起身跪在胡介休面前,轻轻磕了个头,作为无言的感谢。

    胡介休也不去拦她,待她起身落座才回到正题,“有你们在,荣安和阿泮的伤我并不担心,我只想替你母亲说一声,不要让她再担心了,等广州局势稳定一点再回去。”

    江泠沉默点头,顾左右而言他,“四公,荣安没有外伤,需要静养,看看有没有什么内伤表现。至于我弟弟是背部受了伤,伤势并不严重,请您放心。”

    “我们家对外伤内伤都很拿手,四公,有什么事情随时通知我。”许盛赞总算明白两人在闹什么,对胡介休肃然起敬,这才想起来,如果不是胡介休鼎力支持,开在西城街上的女子识字班早就被一群食古不化的老人家拆个精光。

    胡介休问了问江夫人和西园农场的情况,叫来管家陈太华,让陈太华记下照顾荣安的注意事项,这才由着两人告辞离去。

    书斋内被树木花草包围,一片宁静,书斋外的混乱也很快被胡四奶奶强力制止,各房各院大门紧闭。

    佩佩这房三口人住在东边的小院,三人和雷小环陪嫁过来的左姨从来都是院门一关自成一统,在院中看书种花,跟谁也不多来往,倒也悠闲自在。

    左姨带的丫头小兰一路疾奔进来,根本不用开口,聪明过人的雷小环就明白女儿又成了罪魁祸首,连忙叫小兰从后门跑出去雇一顶轿子,等轿子和女儿的过程中飞快地收拾了简单的包袱。

    佩佩迷迷瞪瞪进了小院,轿子也飞奔而至,雷小环和左姨迅速将佩佩塞进轿子,让轿夫把人送到三水黎家暂避。

    可怜佩佩连一声阿妈都没叫出来就离了家,在轿子里颠得昏头转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齐玲珑带着两个丫头冲进小院,雷小环正团扇轻摇,在花间漫步,悠闲得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四小姐呢?”齐玲珑怒喝一声,目光刀一般盯着在雷小环的脸上。

    雷小环把她那点心思摸得一清二楚,只是懒得跟她斗,继续摇着团扇背对着她坐下来。

    一个仆人跑上来在齐玲珑耳边说了句什么,齐玲珑冷笑,“二嫂,你这么护犊子,就不怕公婆怪罪!”

    雷小环头也不回道:“慢走不送!”

    “追!”齐玲珑一跺脚,转身疾奔而去。

    佩佩坐的轿子刚出西城,两个醉汉迎面而来,赫然是荣祖和陈太华之子陈不达,轿夫们都认得这两个狼狈为奸的小魔王,叫苦不迭,悄然对了一个暗号,同时加快脚步。

    佩佩被颠得只剩半条命,没想到还有更凶猛的,实在忍不下去,掀开轿帘一阵狂吐,一边吐一边呜咽。

    荣祖和陈不达本已走出几步,听到熟悉的声音,同时回头,荣祖酒醒大半,扑上来一阵拳打脚踢,轿夫们连忙跪地求饶,陈不达认得他们,连忙拉住荣祖,把佩佩从轿子里扶出来。

    等佩佩苦胆水都吐出来,总算意识有些清醒,荣祖不知道想起什么,猛地瞪向陈不达。

    陈不达自知理亏,讪笑连连,“大哥,那会我们手气正旺,走了岂不是太可惜。”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