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砂之巨手失去了束缚后,终于变成了普通的沙子,可是罗砂心中却没有一丝轻松。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所派出的暗部刺探到的那些情报。

    s级叛忍苍井琉璃,在雪之国被称为“雪之天使”的少女,据说带来了春天与希望……

    是这样么?

    “咳,咳……”

    罗砂咳出一口血,耳边似乎响起了无数惨呼声。

    雪之天使?

    这雪,绝对不是阳春白雪之雪!而是血流成河之血!

    分明是血之天使!

    砂隐村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

    处于琉璃近前的罗砂和那些砂隐忍者承受下了大部分的力道,砂金抵挡住了最致命的攻击,而远在数百米,乃至千米之外只是很轻的一部分。

    毕竟,少女含恨之下的攻击目标是罗砂,其他人,仅仅是受到殃及罢了……

    但饶是如此,也不是寻常人可以承受!

    = 如果从上空向下俯瞰去,在琉璃面前沙子呈现出一个方圆数千米的巨大手印,在这范围内所有的建筑物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倒塌,距离少女越近的地方,破坏则更加彻底!

    一片饱受摧残的景象,而这一切只是一个人做到的。

    罗砂有些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溢出丝丝鲜血,浸过下巴向着沙子中缓缓滴落,这片土地的砂金是他一点点碾碎泥土所得,然而就算如此,哪怕查克拉拼命透支地操控着,哪怕用上了比之压制砂之守鹤的失控时还要强的力量,最终却也没有成功抵挡……

    虽说他最后将大部分的力道卸去,却依旧是伤到了远在上千米外的人们。

    在黑夜中,他无法知道真正的结果如何,却也明白砂隐村已经承受了一个难以估量的损失,其代价或许比之木叶当时的妖狐入侵还要大!

    当砂子失去控制,也无法再保持着形状后,四代目风影抱住双手,双臂疯狂颤抖间将砂金临时形成的空间猛地向上撑去!

    从外面看,就是那堆积在地面上数米深的沙子奋力向上突起,然后破裂了开来。

    “嘭——”

    沉闷的声音响起,四代目风影罗砂一跃来到了地面之上,而跟随在其后的,只有寥寥几人。

    马基,由良,还有其他的一些忍者,他们面色难看地来到了外面,紧接着,便看到了那个少女……

    此时,风中再也没有了浑浊的沙子,月光照射下来,隐隐映现出少女出尘脱俗的面容,一袭风之国的遮风白袍在这猎猎风中沙沙作响,盈盈独立中,没有一丝烟火的气息,而却给人难以亵渎的怜弱之感。

    可是,面前这个仙姿绝世的少女淡淡一眼扫来,他们的心里顿时齐齐一个抽搐,眼中无法掩盖的,是如在噩梦中的恐惧!

    那宽大的雪白衣袍,在他们眼中似乎染满了鲜血,就像四代目风影罗砂所想的那般……

    “雪”之天使,那“雪”,绝对不是阳春白雪之雪,分明是血流成河之血!

    罗砂眼中布满了血丝,他面目狰狞着死死地盯着少女,滔天的杀意同样没有一丝掩饰,可是他终究是忍了下来,张开了充满鲜血的嘴,涩声道:“退,扶我退走!”

    哪怕罗砂心中疯狂地想要杀死琉璃,可是在这一刻他已然到达灯枯油尽,而在敌人刚才那不似人力的攻击之下,他不认为自己的部下会是这名s级叛忍的对手。

    被敌人在自己家中耀武扬威,却还要向着更后的地方退走,这样的事情的确算是奇耻大辱,然而罗砂此刻却没得选择。

    只有更多的忍者一起,才能给他心安的感觉,此时他心中再也没有留下琉璃的想法。

    然而他却没有看到,琉璃冰冷的目光之上,精致的睫毛也在轻轻颤抖着……

    体内的查克拉已经枯涸,在这突然想到的招数之下,少女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体内生命力的减少,此时的她同样是在强撑着……

    虽然论破坏力,这砂子巨手的波及范围和强度远远比不上漩涡长门那毁掉一个木叶的神罗天征,但对于身体的负荷,同样是难以承受。

    对面,两名砂隐忍者搀扶着四代目风影罗砂向后退去,少女明眸一冷,操控着地面的沙子伸出道道爪子缠去,最后却只留下了两名倒霉的家伙,惨叫声中被挤压成了无数碎骨。

    而其他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去回头,似乎不敢再去面对这个噩梦那般,拼命离去。

    也许从这以后,那份阴影将会永远地留在他们心中吧……

    可是,又能挽回什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