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江夫人前脚来了万木堂,后脚江泠拉着许盛赞也来了,江泠早就料到江夫人对付不了胡四小姐,会铩羽而归,决定帮弟弟这个忙,同时也解决自己的一段隐秘不可说的感情。

    她必须跟过去做一个了断,才能跟许盛赞坦荡荡走下去,所以,她特意叫上了许盛赞,经过在广州轰炸中短短一段经历,她终于知道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这一段过往他有权利感知。

    如若他不能感知,她也不会坦白,会让这件往事烂在肚子里。

    喜欢这种事情,向来没有道理可讲,比如佩佩不喜欢弟弟,她喜欢荣祖,世上像胡东阳和雷小环这样的神仙眷侣没有几个,大多数的人都庸碌一生,粤地的男子四处讨生活,下南洋跑四方,大多数的女人都像王红英那样守活寡,委屈一生,理性要战胜感情,并且回归理性,生活才能过下去。

    许盛赞看在江泮跟自己同病相怜的份上,也乐于帮江泮一把,提着药箱赶来,顺便给胡介休做检查。

    胡介休这些天处理好了家事,休养得宜,身体倒是无恙,江泠适时提出江泮对佩佩的倾慕之情,将两人的青梅竹马感情说得感天动地,胡介休对江泮这个踏实肯干的孩子非常满意,求之不得,连道天作之合,一口答应下来。

    胡四奶奶兜了半天圈子,拒绝了江夫人,正是志得意满,和荣祖好好吹嘘一番,而荣祖也及时送上马屁,连忙转出来去找佩佩邀功。

    得知江泠这个死对头来见胡介休,荣祖暗道不妙,四处找了一番,没找到佩佩,才知道她背着自己跟荣平荣安去了酒楼,气得七窍生烟,只得自己一个人风风火火赶到书斋。

    江泠的脸色还是一如往常,不太友好,亏得许大夫家的老实头肯要她。荣祖腹诽一番,冲着江泠热热闹闹打招呼,“三点水,好久不见啦。”

    胡介休低喝,“好好说话!”

    许盛赞知道荣祖和江泮的过节,生怕他把这事闹到明面上来,赔笑道:“阿祖,你来得正好,我们商量商量佩佩的婚事。”

    江泠没好气道:“跟他没什么好商量的。”

    胡介休点头,“荣祖,你去叫佩佩过来一下。”

    “她出门了!”荣祖一屁股坐到江泠身旁,嬉笑道:“你斗不过我,就叫你弟弟来对付我,你还真会记仇啊!”

    江泠默然看着他,眸中的绝望一闪而逝,两人原本是同窗,在女子还不能堂堂正正进学校的过去时光里,是他打抱不平,想方设法保护她……在漫长惨淡的光阴中,他是她的神。

    即便他名声狼藉,四处调皮捣蛋,他对她的保护始终如一,也因此让她能够专心读书,拿一个又一个第一名。

    乐极生悲,正因为他的成绩比不上她,在家长老师邻里等各方面的比较斥责之后,他的心理悄然发生变化,开始打击她,捉弄她……

    这些事情她不会怪他,人没有办法跟命斗,他的命是做二世祖大少爷,继承万木堂,她的命是跟老天斗,像母亲一样,斗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从来不会知道她有多喜欢他,这件事她会烂在肚子里。

    胡介休看着两人的互动,微微一愣,登时明白了什么,挤出一丝笑容,“阿祖,你们同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怎么一见面就针尖对麦芒?”

    许盛赞第一次看到江泠的不冷静,也是第一次看到两人之间的波澜,这才明白江泠这些年的百般推脱,心头暗暗发苦,也笑道:“阿祖,你不要老欺负阿泠,我们两家快成一家,以后还得常来常往。”

    荣祖急了,“不行!绝对不行!”

    江泠冷笑,“你说不行就不行?”

    荣祖被她眸中的闪闪泪花吓到了,张口结舌,时光嗖嗖回转,又回到同窗的时候。

    在她被人欺负,差点被臭小子赶出课堂的时候,他是否曾经据理力争,是否是不是说过,他不会让她哭?

    荣祖鼻尖微微发酸,轻声道:“对不起,这次真的不是我说不行。”

    他记得的!他全都记得!江泠听到有一个小女孩在哭喊,强忍泪水,挤出一个笑容,“他们两个青梅竹马,怎么就不行!”

    “阿泠!”荣祖满脸肃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并不代表有相伴一生的感情,这次关系到我四妹的幸福,我绝不会跟你闹着玩!”

    “你到底想说什么!”胡介休怒喝。

    荣祖仍然盯着江泠不放,“是佩佩不想嫁给你弟弟,她亲口说的!”

    “胡闹!”胡介休心凉了半截,“这么大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她说了算!”

    江泠自知这件事已无可挽回,苦笑连连,看着爱恋多年的男人,突然觉得很累,累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泠,你相信我,你回去劝劝你弟弟,天下这么多好姑娘,别再惦记我四妹。她脾气坏极了,他根本管不住。”

    许盛赞冲着江泠拼命使眼色,奈何她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一无所知,只得拦在荣祖面前,赔笑道:“阿祖,婚姻大事总得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胡四公刚刚开口答应了,总不好出尔反尔。再说佩佩还不懂事,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想,嫁人等于断送了她吃喝玩乐的自由,不管对象是谁,她自然都是不乐意的,你也不能什么事都顺着她来。”

    荣祖懒得理他,冲到胡介休面前,“爷爷,佩佩有喜欢的人,他在广州中大读书,是个华侨!”

    江泠脑海中迅速捕捉到什么,心头一沉。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总不如知根知底的江泮稳当,胡介休向来提倡尊重孩子的自由,自己也放手让他们做事,极少干涉他们的生活,没想到如今面临孙女的择婿自由,未免有些犯了难,瞥了一眼江泠和许盛赞,低声道:“荣祖,女仔的想法跟男仔不一样,会变来变去,你不能替她做决定。”

    “四公,”江泠慢慢起身,“佩佩的想法,我大致了解了,我会回去劝一劝我弟弟,至于求亲,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吧。”

    荣祖没想到她如此痛快接受现实,反倒有一丝愧疚,讪笑道:“阿泠,你别走,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佩佩要嫁的话,肯定没有你弟弟这么熟悉和放心……”

    “四公,您保重,荣祖,再见。”江泠深深鞠躬,转身离去。

    荣祖哪敢接受这样的大礼,手足无措,求救一般看向胡介休,胡介休慢慢起身,“你们保重,盛赞,喜酒不能少了我的。”

    “那是,那是。”许盛赞连忙跟上,目光扫向荣祖时,心头微叹,留下一个惆怅的余音。

    有齐玲珑从中作梗,佩佩虽然跟荣平荣安两兄弟关系并不亲近,等荣平回来,对他这身笔挺的军装还是十分向往,听说荣平就要回部队,实在憋不住了,偷偷拉着荣安去酒楼定了一桌,然后紧跟在荣平身边走过街头走进酒楼,享受狐假虎威的快乐。

    荣平和荣安知道小妹这点心思,也由得她去,佩佩如此大费周章,其实是指望听荣平说一些军中闲事,最主要的是得到一个准确消息,日军会不会攻打广州,我军能不能赢。

    广州被连续轰炸至今,大家老鼠一般到处钻,有家不能回,早已已经失去了耐性,都想着要打就痛痛快快打一场,无论输赢。

    佩佩的问题也是荣安的问题,不过荣平并没有让两人如愿以偿,以军中机密等借口试图敷衍过去。

    佩佩和荣安都是何等聪明,看他脸色不对,交换一个眼色,佩佩突然逼近荣平,“二哥,我们输定了,对不对?”

    荣安推开盘碟,用手指蘸水在桌上画出中国的草图,“鬼子刚刚攻陷徐州,朝着武汉打,所有部队都朝武汉调动,如果现在要打广州……”

    荣平挡住他的手,叹了口气,“大家都知道这场仗没法打,只能听天由命,你们做好最坏的准备,去云南去广西我都支持你们。”

    佩佩急了,“我不走!我要回广州!”

    荣平嗤笑一声,“广州要是沦陷,你以为你回得去。”

    荣安点头,“可以去香港澳门避一避。”

    荣平摇头,“鬼子军舰就在附近,不管香港还是澳门,只要一声令下,鬼子当天就能结束战斗,现在哪有安全的地方。”

    “没有安全的地方,那你还让我们去什么云南广西。”

    “不去也行,跟大家去粤北山里。”荣平压低声音,“你以为爷爷这么着急帮你找婆家是为什么,你以为这么多人登门是为什么,形势危急,谁都等不得了。”

    对于未来,佩佩想过无数美好的景象,唯独没有沦陷两个字,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无数闻所未闻的恐怖故事随同沦陷的消息一起传来,并不是做一只鸵鸟就能听不见看不见,就能幸免于难。

    荣安默然点头,摸了摸脑袋,轰炸的伤痛犹在,恐惧这个魔鬼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紧紧把他控制起来。

    谁都没有办法,那就听天由命吧。佩佩鼻子一酸,低声道:“二哥,如果真的打过来,你会不会上战场,你们能不能打赢?”

    荣平和荣安同时苦笑摇头,轻轻拍在她肩膀。

    荣平轻叹,“据我所知,我们大多数的兄弟,并没有做好死拼的准备。”

    佩佩耳边莫名响起一阵又一阵哭声,街头巷尾广州百姓的哭声,心头微微颤抖,惨然一笑,“你们没有做好死拼的准备,我们这些人就要做好死的准备了。”

    荣平微微一愣,拍案而起,“你说什么鬼话!”

    佩佩抬头看着他,看着她英明神武的二哥,她崇拜的军人英雄,耳边那哭声一阵比一阵汹涌,眼中泪花翻滚。

    荣安拦在她面前,“二哥,四妹说的是对的。空中拦不住鬼子,广州城就遭了殃,我们也差点遭了殃,地上如果再拦不住,广州一旦沦陷……”

    佩佩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二哥,鬼子都打下半个中国,你们军人怎么还能没做准备呢。你们要是不去拼,你们身后的百姓就只能任人宰割……”

    “别说了!”荣平满脸痛苦,“你们都别说了,事已至此,这不是我能改变的。你们都听我的,去内地考大学也好干什么都好,赶紧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离开广州。”

    佩佩连连摇头,“二哥,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走的。我们相信你,相信你们能把鬼子挡在海上,让他们靠近不了广州。”

    荣平默然点头,屋内顿时陷入一片沉默中。

    “胡四公肯定跟王红英好过,我敢跟你打赌!”

    “行啊,赌就赌!”

    “我跟你说,这是胡四公的长孙亲口说的……”

    “这长孙可不是个东西,我刚从东湾回来,听说谭家准备收拾他……”

    一阵喧哗笑闹声在隔壁包间响起,三人脸色骤变,面面相觑,佩佩霍然而起往外冲去,被荣安一把抓回来。

    “我来处理!”荣安冲两人点点头,走向隔壁的包间。

    荣平背着手在房中踱步,脸色阴沉。

    荣安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很快就怒容满面回来了,径自走到佩佩面前,低喝道:“你跟大哥成天在一起瞎胡闹,大哥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佩佩暗道不妙,朝桌子底下一钻,准备冲向门口,荣安迅速堵在那头,把佩佩抓了出来。

    荣平拳头紧握,“他是不是放话说爷爷跟江夫人有恋情?”

    佩佩大惊,“怎么可能!”

    荣平冷哼一声,“还有,他带去的一个美人,是不是丽娜?”

    佩佩冲他挤出谄媚的笑容,等于认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