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淅淅沥沥的雨声,让人心情无比宁静。所以,即便是面对咄咄逼人的黎丽娜,江明月依然能保持过往风度和淡定笑容。

    而周围无数双八卦的眼睛而耳朵从各个屋内门后窗内探出来,长着小钩子,一直伸到两人面前。

    两个漂亮姑娘一起长大,也是大家看着长大,回来广州之后两人却毫无来往,如同仇敌,这件事本身就充满悬疑色彩,颇能引起大家的好奇心。

    江明月并不知道她要来干什么,只能做好心理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就要临盆的佩佩,他不能让这个女人毁掉两人的生活。

    “她把你抢走了,我不甘心,想要你一句话。”

    两人对峙良久,江明月在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终于迟疑开口,“我对你有过好感……”

    黎丽娜眼睛立刻红了,刚想开口,又听他补了一句,“也仅仅是好感而已。你我都是聪明人,其他的事情就不必说了吧。”

    黎丽娜怒喝,“她的手段,你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江明月大惊失色,闻到了腥风血雨的气息。

    “你当真舍得我?”

    黎丽娜怒意转瞬即逝,忽而冲着他丢个媚眼,目光流转,光彩照人。

    一阵吐唾沫的声音从各处传来,街坊邻居都开始明里暗里表示自己的愤怒。

    “知道又能怎么样?人生在世,谁不是被命算计。”江明月露出苦涩笑容,“何况我又没有少块肉。”

    黎丽娜腰一扭,对他妩媚一笑,“你确定?”

    “确定!”江明月一咬牙,“不管她用了什么手段,她现在是我的妻子,这已经是我们三人关系的结局,今生今世,不会有任何变数!”

    黎丽娜眸中的光芒转瞬熄灭,顿了顿,突然冷笑,“没有变数,我不信。如果我打死她呢,这算不算变数?”

    江明月不怒反笑,坦坦荡荡盯着她的眼睛,“不,你不会。”

    黎丽娜逼近一步,用力挥舞拳头,“你敢挑衅我!你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人吗,你捏死你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请便!”江明月转身,摆出一副送客的态度。

    一种疲倦感和无力感突如其来,迅速席卷他的全身。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黎丽娜堵在他面前,得意洋洋地笑,像是一个要分享秘密的孩子。

    “我相信你,你不会是我们这种畏首畏尾的普通人,你想做的是一件大事,而且……你一定能做成!”

    江明月声音低微,犹如喃喃自语,说着说着,突然恍然大悟,竭力咬着牙,忍受从内心传来的剧痛,一股热流在胸口喷涌,眼睛顿时湿了。

    黎丽娜从他满含泪水的眼中读出了什么,微微一愣,指着他鼻子大吼,“姓江的,我恨你一辈子!”

    江明月微微欠身,“谢谢你。”

    无论如何,他欠她一声感谢,就算跪下来也值得。

    他不知道黎丽娜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了,他昏头昏脑走出来,门口,佩佩提着菜篮子在等候,显然她已经等了很久,脚下水迹已干。

    江明月一颗漂浮的心顿时稳稳当当落了地,难得地朝她露出灿烂笑容,捋袖子,接过菜篮子,转身进屋。

    “晚上煲点生地龙骨汤,你这几天脸色不好。”

    江明月低头一看,果然有排骨,一想到还能加点料做个糖醋排骨,肚子顿时咕咕直叫。

    佩佩瞪了他一眼,把门一关,捂着肚子靠着墙站定。

    孩子在肚子里紧张得不停踢打,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江明月蹲下来听着,在她肚子上轻轻一吻,“别怕,不会有事,乖孩子,别怕……”

    雨过天晴,黎丽娜挽着荣祖的手臂叼着一根烟扭扭摆摆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扛着枪的伪军。

    黎丽娜所经之处,又引来几束愤怒的目光。

    走到佩佩家大门口,黎丽娜冲着大门吐了一口烟,娇滴滴道:“我们准备办婚事,不过地方太小,想找到大一点的屋子……真是太巧了,我看上的就是这间,你给我想想办法嘛……”

    荣祖看着这张暗中关注多日的大门,呆若木鸡。

    “放过他们,当然可以,不过……我在西关这地界也算呼风唤雨,多少人捧着金银珠宝来求着我办事,我可不能白白做事情,坏了规矩。”

    黎丽娜尖利的嗓音飞刀一般扑向屋内,细妹转身走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往外走。

    “龙细!把东西放下!”

    细妹早已处变不惊,下巴微微一抬,手并没有停下来。

    佩佩冲上来,一把将刀夺过去放回厨房。

    细妹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无比镇定看向她,好似又回到当年的那个哑巴姑娘,什么话语都能用目光表达出来。

    佩佩避开她的目光,洗了洗手,开始拾掇灶台上的这片凌乱。

    水流哗然,细妹突然抱住她,轻轻哭泣。

    佩佩抱着她轻轻安抚,“别怕,乖孩子,别怕,我们不会有事……”

    “看上了就是我的,这屋子归我们,人你带走。至于你们的人,除了他们能随身带出去的东西,其他一概不许动……”

    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街坊邻居众目睽睽之下,黎司令的女儿带着手下公然把人房子抢了,把一个快要临盆的大肚婆赶出来。

    大肚婆的老公还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是一所小学的校长,被人随便栽赃一个通敌的罪名就抓了。

    这个世道真是没天理!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广州城乡各地。

    江明月被抓走,在牢房里很是吃了一点苦头。

    袁茵和兰姨都傻眼了,带着雷小环、齐玲珑和王红英五个女人一起打上黎天民的小楼。

    众士兵一看这阵势,当然知道不能管司令的家事,一边拦一边吼,刘副官等人一听说是来救人,明里吆喝,暗中帮忙,黎天民跑都没处跑,只得把人全请进来,定睛一看,五个女人全是一身缟素,就连自己的女人也有样学样变成寡妇装扮,简直就是在咒自己早死早超生,登时气得七窍生烟,忙不迭让刘副官轰人。

    刘副官哪敢动真格的,冲着看起来领头的雷小环拼命使眼色。

    雷小环满面病容,越过众人走到黎天民面前,冷冷道:“黎司令,你的女儿是在我们家长大,你摸摸良心想一想,我们有没有亏待过她?”

    黎天民这才明白是冲着黎丽娜来的,顿时放了个心,摆手道:“丽娜和佩佩一起长大,哪能亏待她。”

    雷小环怒道:“那好,黎丽娜抢佩佩的房子,抓走佩佩的男人,这算哪门子道理!”

    这可不像是乖女儿能做出的事情,黎天民不敢置信看向刘副官,刘副官讪笑连连,“司令,这事不太光彩,我们……一直不敢跟您说。”

    黎天民拍案而起,“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吃醋,”刘副官斩钉截铁,“丽娜小姐跟佩佩都喜欢这个姓江的,佩佩跟人结婚了,丽娜嫁了胡荣祖,胡荣祖最近不太老实,丽娜小姐肯定就心理不平衡。”

    都是20出头的小姑娘,哪来这么多心思!

    黎天民目瞪口呆,赔笑道:“胡夫人,你也听到了,就是小姑娘家家拈酸吃醋。没什么大事。”

    王红英突然跪下来,拿出一片血迹斑斑的白布,是从衣服上撕下来匆忙写就。

    黎天民背着手踱上前,一个大大的“冤”字出现在眼皮底下。

    他要是有胆子,早就把这个大大的冤字贴自己脑门上,扛着一个冤字大旗满街走。

    他不是不知道人们怎么说他,那张登载着他灭门的报纸,他暗地里不知道找了多少烧了,手抄的报纸至今还在民间流传。

    世上最冤的人应该是他!

    他心头火起,满屋子乱钻。

    王红英堵在他面前,呜咽道:“司令,这里没有谁对不起您女儿,男女婚嫁,这是天定的缘分。不知道黎小姐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把我们江明月丢进牢房还不够,还要将他判死刑!”

    “黎司令,我们江家就剩下这根独苗,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求求您,您一定要想办法救人。”

    “这儿子虽然不是我养的,他的品性各位都有目共睹,他就是一个教书先生,这真是的飞来横祸啊!”

    黎天民踱了几步,跑进房间拨了几个电话,气冲冲往外走,怒吼,“刘副官,备车!去广州!”

    “我要是没把人带回来,你们就把这小楼炸了!”

    黎天民带着刘副官和一队护卫浩浩荡荡去了广州,也懒得去找上面的人,觉得见一个说一次这种尴尬事情太丢脸了,干脆以钱开道,直接杀到监牢。

    大家都知道鬼子长不了,谁都想捞够本赶紧闪人,只要给够了钱,要从监牢弄走一个人也挺轻巧。

    黎天民怕监狱的人糊弄自己,多了个心眼,派刘副官去把佩佩找过来。

    佩佩几乎是被刘副官和细妹两个人抬过来的。

    监牢里光线昏暗,黎天民老远看到两个人扶着一个球,登时下巴都快掉下来。

    佩佩的肚子大得都快炸开了,行动艰难,看这个样子,只怕马上要生了。

    真没想到这个外公被别人抢了先,黎天民竟也有一些不是滋味,忽而警觉过来,对黎丽娜多出一分源自血亲之间的理解。

    佩佩已经走不动路了,由细妹搀扶着,一路哭哭啼啼,黎天民眼看要糟,冲着刘副官使个眼色,刘副官又花了钱雇人做了滑竿把佩佩抬上。

    黎天民带着佩佩去认人,一进死囚牢房,佩佩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男人,顿时就晕了过去,最后由细妹淡定指认出来,这人就是江明月。

    黎天民拿出被撕开一块的血衣和他身上的破烂衣服对上,叫两人手下把人抬上,对女儿最后的一点侥幸终于灰飞烟灭。

    难怪人们说这个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手简直比他这个做老豆的还黑。

    回到村里不到一周,佩佩就迎来了悲喜的两重天。

    雷小环已经病入膏肓,跑了一趟三水黎司令家,回来已经奄奄一息,乡下缺医少药,她硬是扛到佩佩在产床上刚刚生下女儿才撒手而去。

    佩佩从鬼门关刚刚醒来,就听到细妹呼唤雷小环的哭喊。

    佩佩顾不得孩子,挣扎着爬到雷小环身边,雷小环一把拉住她,“我看不到了,阿佩,我看不到了,我不甘心。”

    细妹连忙抱着孩子送给外婆看,佩佩满脸都是泪,紧紧抱着母亲,想用身体温暖她。

    然而,任凭她如何抱紧,如何努力,母亲的身体还是一点点冷下去,有个窃取热度的妖怪在跟她抢夺亲人。

    她很快在这场抢夺战中落败,慢慢松开手,整理被褥衣衫,母亲睡得更舒适,走得从容。

    雷小环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飘在空中,久久不散。

    佩佩相信,她的灵魂也会陪伴自己,直到能够安心离去的那一天。

    “把我跟你父亲合葬,胜利的时候,在我们坟上炸三天鞭炮……阿佩,没有看到胜利,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雷小环没有流泪,也没有瞑目。

    佩佩也没有为母亲合上眼睛。

    母亲的不甘心,和所有亲人的不甘心,和她自己的不甘心是一样的,那就让母亲看好,让所有亲人看好,看她们怎么战斗下去,赢得这场胜利。

    刚刚埋葬母亲,谭小虎带着满满一提箱的伤药回来了,这些全部都是许盛赞为江明月准备的,许盛赞胆子小,自己不敢来,辛苦做了一个星期,托他全提上带来了。

    江明月躺在床上还不能动弹,佩佩和细妹百事缠身,正好让他看孩子。

    江明月给女儿取名胜来,初为人父,满心激动,顾不得身上的伤痛,抱在手里不停唱曲子。

    谭小虎放下提箱,由细妹领着去雷小环坟前拜了拜,又蔫头蔫脑回来了。

    佩佩把他叫到面前,满心感慨,这才三年而已,当年那个19岁的小小少年成了已然变了模样,看来在刀尖上行走,每天都在生死之间徘徊,大家都被逼着学会生存,成长得特别快。

    他接过了江泮的枪,也凭着一股子初生牛犊的劲头成为第二个江泮,那个娃娃脸青年在九泉之下会不会笑逐颜开。

    佩佩看着两个孩子,心头一动,转身就往屋内走。

    谭小虎和细妹面面相觑,细妹冲他做个鬼脸,拖了一条凳子给他坐,辫子一甩,袖子一捋,准备洗菜做饭。

    一会,只听脚步声咚咚声响得如同炸雷,细妹沾了满手的水跑来好奇地观望,

    谭小虎啃着一个番茄,半边脸都是红的。

    答案很快揭晓,佩佩翻出来一个戒子,雷小环当年送别他们这对新婚夫妻的时候从手上撸下来的戒子。

    佩佩跑得脸红扑扑的,眼里闪着光,将戒子送到细妹面前,“这是干妈给你的。”

    细妹知道戒子来历,笑容消失不见,还顺便把谭小虎拉着跪下来。

    谭小虎手足无措,将番茄一口塞了进去,嘴巴鼓鼓囊囊。

    佩佩也不拦着两人,将戒子小心翼翼拿给谭小虎,笑道:“来,给她戴上。”

    谭小虎一拍脑袋,番茄和泪水同时喷涌而出,用力在身上擦了擦手,接过戒子的同时,细妹的手指也坦坦荡荡伸到面前来,这让他省下很多琢磨钻研的时间,把戒子套在她的无名者上。

    万木堂被毁了,那么大的一家子,除了几条命什么都没剩下,雷小环是新式女性,向来没有戴首饰的习惯,那天看到家有喜事,才从箱底找了这个最喜欢的戒子,算是锦上添花。

    锦上添花的戒子成为罪恶的见证,雷小环从此一直戴着,把她传给新婚的佩佩,佩佩又留给细妹……

    细妹高举着手给佩佩看,佩佩一手一个将两人拉起来,谭小虎是个瘦高个,细妹也蹿高了壮实许多,真正成了大姑娘的模样,两个孩子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她突然萌生出一种老母亲的欣慰之感,怎么看怎么喜欢。

    谭小虎像是第一次认识佩佩,羞涩地擦了擦脸,仰头看着天空,笑容从茫然到坚定。

    浪荡漂泊多少年之后,他终于有家了。

    大雨滂沱,黎丽娜浑身湿漉漉冲进家门,才发现胡荣祖早已收拾一新,拎着那把常常接她的大黑伞等在门厅。

    然而,他穿的不是家中的木屐,而是一双皮鞋,他不是要出门接她。

    接了这么多年,黎丽娜一直心安理得享受着这份温柔,极力控制末日般的惊恐,她的心一瞬间因极度的恐惧而紧紧揪成一团,有个声音告诉她,接来送往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两人目光交汇,黎丽娜从他的眼底看出极力隐藏的欢喜,恐惧一转眼被欢欣代替,眼中掠过一丝喜色。

    荣祖仿佛得到鼓励,迅速收敛神情,朝着她微微颔首。

    两人擦肩而过,荣祖到底还是心头发颤,悄然握了握她的手,发现与自己同样冰凉,手上默然用了几分力气,要把自己的力量无声传递给她。

    随后,荣祖撑着伞走入雨中,自始至终,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如果他知道这是两人见的最后一面,也许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