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西关大屋已成了游客观光游览广州的必到之处,特别是胡家大屋因为修缮保存十分完善,不仅游客,就连老广州也愿意来这里坐一坐,回忆旧日时光。

    天刚蒙蒙亮,胡家大屋的大门徐徐开启,又开始了一天的迎接宾客。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携手而来,老爷爷拄着拐杖,老奶奶一手搀扶着他,一手拎着菜篮子。

    端午快到了,菜篮子里有刚买的新鲜粽叶和细麻绳,几个咸鸭蛋在绿色中隐约可见。

    两人在胡家大屋门口驻足,老奶奶笑道:“老头子,你第一次来胡家大屋是哪年,我怎么记不得了?”

    老爷爷发出爽朗的笑声,“记不得就算了,你要是不记得,那今天就是我们的相识纪念日,今天不妨煲个龙骨汤好好庆祝一下。”

    “你就不会换一种花样,天天排骨龙骨大骨头。”老奶奶含笑嘟哝一句,扶着门框探头进门,仿佛第一次来到胡家大屋,带着几分好奇,几分怯意。

    “你看什么呢”老爷爷脾气看来有点急,这么一小会就开始跺拐杖。

    老奶奶嘟哝,“怎么修成这样,简直不认得了。”

    “东西交给人家,那就安心让他们修,时代不同了,人要变,东西肯定也要变。”老爷爷嘟囔着走出几步,见她还没跟上来,笑容无奈地遥遥伸出手,“佩佩,回家一起包粽子,别看了。”

    老奶奶紧走两步,手一抬,无比准确地塞入老爷爷的手中,两人顺势握紧,继续慢悠悠前行。

    两人与天地万物,与胡家大屋,与这条古老的街道浑然一体,好像没有比紧紧牵着手,与身边的人相携而行更重要的事情。

    修葺一新的胡家大屋渐渐被他们抛在身后,墙壁上的红对联和白墙青瓦等等一切与白发苍苍的两人作别,悄然投入时代的洪流中,以新的方式永生。

    木棉花又开了,落了满地的红。

    全剧终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