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色即将来临,广州沙面附近珠江岸边停了一艘船,船上赫然是陈不达和胡荣祖。

    陈不达一脸怅然站在船头,沙面各种建筑就在眼前,这是两人以往的向往之所,哪怕去看个黄头发红头发高鼻梁的洋鬼子,也能在嬉闹中度过快乐的一天。

    如今这种快乐一去不返,以后该怎么办,只能听天由命了。

    胡荣祖刚刚迷糊了一觉,如往常一般,很顺手地把陈不达当成柱子,拉着他的脚手忙脚乱起身,朝着沙面一指,“怎么,你想去玩玩?”

    陈不达什么都没说,冲着满街的膏药旗一一指过去。

    哪怕陈太华和他两父子投了日军,当了被万人唾骂的汉奸,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是心怀恐惧,惹不起还躲得起。至于胡荣祖,他身上背着几十条人命,怎么干都能理解,要去掺合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胡荣祖一个激灵,这才算彻底清醒过来,他不是来玩的,是来找门路进市府。

    不等他有所反应,陈不达冲着船家挥手,“船家,回去啦!”

    船家也不想多耽搁,慌慌张张应了一声,立刻划船要走。

    拖延战术显然没什么用,胡荣祖不得不跳下来,眼巴巴看着陈不达,一颗心七上八下,腿肚子也开始颤抖。

    陈不达好似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的窘态,像是完成什么了不得的心愿,朝着甲板直直扑了上去,躺在船上扬长而去。

    胡荣祖欲哭无泪,呆望着沙面和四周令人恐惧的膏药旗,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他才迈出第一步,那是去佩佩家的方向。

    走了不到十步,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细嫩的声音,“你是佩佩的哥哥?”

    胡荣祖浑身一震,木着胆子回头,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睛出现在面前。

    “细妹!”胡荣祖惊呼出声,“你怎么在这里!”

    “来!”细妹也不多说,拉着他转身就走。

    两人趁着夜色慢慢穿过马路,细妹一转眼长大了,也比以前机灵多了,带着他小心翼翼避开日伪哨兵,来到沙基弯弯绕的小街巷中一个杂货铺。

    杂货铺门脸极小,门口摆着各种空壳烟招徕生意,所有物品都锁在柜子里,货架上摆着不值钱的针线纸笔等物。

    杂货铺半开半闭,细妹带着胡荣祖进了门,转身就把小门关了。

    铺子里只有一盏灯火微弱的煤油灯,胡荣祖好不容易适应了这黑漆漆的光线,只听一阵咚咚咚的声音由上而下,一抬头,面前是一张黑炭般的脸,白牙发亮。

    “你是谁!”胡荣祖紧张地盯着他。

    “你猜!”

    不等他猜出来,细妹吃吃闷笑,将灯火调亮了一点。

    这人一开口,胡荣祖几乎哭出声来,一把抓着他的肩膀摇晃,“江泮,我妹妹呢!你把我妹妹藏哪了!”

    江泮无声闷笑,张开双臂和他紧紧拥抱,附耳道:“我的时间不多,赶紧给你自己想个代号,以后派人跟你联系!”

    细妹含笑看着两人,瞬间挪到铺子门口放哨。

    “什么代号?你在说什么?”胡荣祖有些摸不着头脑,“我问你我妹妹在哪,你打什么岔!”

    江泮一巴掌拍在他肩膀,“赶紧,我要走了!”

    胡荣祖气急败坏抓住他的手,“你别没头没脑,先跟我说清楚!”

    细妹看不下去了,“阿泠哥,有人来了,快走!”

    来不及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江泮一把将胡荣祖拉住,一瞬间冲上阁楼。

    脚步声越来越近,胡荣祖趴在楼梯处盯着下面,江泮慢慢爬到窗户处,从窗户缝隙往下瞄,同时手里赫然出现一把短枪。

    胡荣祖满头都是汗水,这才明白为什么陈不达不肯上岸,也明白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然而,打退堂鼓已经来不及了,脚步声已逼近杂货铺,重重砸着门。

    “有没有陌生人!”

    “查户口啦!开门!”

    “开门!”

    江泮转身挪到胡荣祖身边,手里握的枪开始发抖,附耳道:“别出声!千万别出声!”

    砸门声和喧闹声越来越大,胡荣祖头脑一片空白,满头汗水,刚刚在船上憋的一泡尿再也憋不住了,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把阁楼差点淹了。

    江泮遭了秧,看了看身上湿透的部分,捂着鼻子滚到窗台边,哭笑不得。

    细妹显然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一边应着门,一边从柜子里面拿出两包烟塞出去。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两包烟消失,喧闹声也同时消失。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之后,四周又陷入死一般的静寂之中。

    而胡荣祖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人生最尴尬的时刻——他把人家的阁楼尿湿了!

    不等他有所反应,只看眼前黑影一闪,江泮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好身手,撑着阁楼的梯子几个翻身跳下来。

    江泮动作幅度太大,搅动了原本凝固的空气,细妹耸耸鼻子,发出短促的惊呼。

    楼梯咚咚直响,胡荣祖从阁楼上走下来,捂着脸不吭气。

    “赔我衣服!”江泮小心翼翼拎着刚脱下的衣服丢到他面前,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得喘不上气来。

    胡荣祖气急败坏踢了他一脚,“化骨龙,我的代号叫化骨龙。”

    江泮点点头算是应了,捂着肚子走出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胡荣祖捏着鼻子踢了地上的衣服一脚,一转头,细妹已经拿来了一身的换洗衣服放在他身边,抱着水盆抹布上楼清理灾难现场。

    胡荣祖手忙脚乱换了衣服,将臭烘烘的衣服丢在一旁,再度瘫软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细妹收拾完毕来到他身边,轻声道:“佩佩好不好?”

    胡荣祖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她满脸的泪光,鼻子一酸,捂着脸无声哭泣。

    此时此刻,胡荣祖和细妹惦记的佩佩也快来到南海,这一次裴醒用了几乎所有的力量,保证佩佩和江明月一路有惊无险到达。

    两人来到沙坪,沦陷区就在眼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佩佩和江明月停了下来稍作休整。

    两人的身份都是老师,江明月穿上长衫就像了,而佩佩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才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感觉。

    能够去沦陷区的办法只有偷渡,而偷渡要钱,要接受各种盘查,带的电台绝对不可能顺利通过。

    江明月想了一个办法,化装成商人,把所有东西混杂在货物中蒙混过关。

    为了得到确切情报,佩佩坐了一天茶馆,从一群愤怒的商人的交谈中得出结论,鬼子和路上的土匪会连货带东西全部抢走,要是打扮得再有钱一点,只怕会变成土匪眼里的大肥羊,性命不保。

    此路不通,两人只好继续想办法,眼看着南海就在面前,佩佩思亲心切,决定先偷渡回万木堂看看。

    然而,听说她要去西城,人们纷纷色变,话都不敢跟她多说,摆着手就走了。

    佩佩满腹疑虑,回到客栈跟江明月一说,江明月也变了脸色,拉着她就要走。

    来不及了,客栈的伙计引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走进来。

    女子冲着江明月和佩佩一抱拳,笑容满面。

    佩佩呆住了,突然激动地跳起来扑向她,“是你!”

    江明月目光复杂,冲着谭小玉一抱拳,微微摇了摇头。

    这不是告知真相的时刻,谭小玉看着佩佩烂漫的笑容,眉头微蹙,冲着江明月略一点头,“你们是夫妻?”

    江明月和佩佩交换一个眼色,同时点头。

    谭小玉看在眼里,微微笑了笑,“恭喜二位。”

    佩佩正是心急火燎,“谭小姐,我们想回家省亲,请问你有没有办法?”

    “有!”一张和她相似的脸浮现眼前,谭小玉满心难过,紧紧抱了抱她,掩饰眼里涌上来的泪水,附耳道:“我就是做偷渡水客的营生,平常也打打鬼子,除一除汉奸。”

    佩佩满心钦佩,拉着她不撒手,“那我大哥呢,我二哥呢,他们在哪,有没有跟你一起打鬼子?”

    谭小玉点头,“我先送你们回家。你们记住,路上会有人检查,你们拿到良民证,要记住自己的消息,一定不能露出破绽。”

    江明月和佩佩郑重点头。

    即便谭小玉给予最大的保障,一路行来,江明月和佩佩还是步步惊心。

    作为亡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